跨境电商
经验交流分享

Facebook:扎克伯格的社交共享定律恐难持久

据《科技评论》杂志网站报道,《纽约时报》与《连线》科技撰稿人保罗·布廷(Paul Boutin)撰文称,扎克伯格的社交共享定律,也就是用户每年在线共享的信息量将增加一倍的说法恐难继续。虽然目前Facebook的“无摩擦共享”大获成功,但由此也带来的共享信息泛滥,让这些信息变得有趣和有用变得关键。布廷表示,即使有办法让这些信息变得有趣和有用,但由于人们每天表达关注的时间只有几个小时,扎克伯格的社交共享定律恐将会淘汰。

无线增长的概念让环境保护主义者陷入不眠之夜,但对于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来说却不是这样。他支持社交共享定律,这个定律预计在可预见的未来,用户每年在线共享的信息量将增加一倍。

这种经验法则具体表现为一条快速增长的指数曲线。更简单地说,我们的在线社交生活将变得异常繁忙。对于Facebook来说,更多的个人数据意味着更好的广告定位。如果一切进展顺利,扎克伯格的身家将遵循他的社交共享定律,走出类似的的轨迹。

从数学方面来说,这条定律来源于Facebook的内部数据。从野心方面来说,它是在仿照摩尔定律。摩尔定律由计算机处理器先驱戈登·摩尔(Gordon Moore)在1965年提出,自此计算机的每次进步均遵循这个定律。同样它也是条指数曲线,摩尔定律规定当价格不变时,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晶体管数目,约每隔18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

扎克伯格有少许虚荣心想模仿摩尔。Facebook和其他社交网络公司权利得到提升,阐明这种提升机制还是有必要的。网站定义了我们这个时代,从病毒视频到对严肃事件的认真辩护,社交内容正在对网络进行重塑。Facebook的成功使得像谷歌这样的旧式公司争先恐后地在自己的产品中添加社交功能。扎克伯格定律能帮助我们理解一个看似主导的公司为何突然失去优势,就好比摩尔定律一直被用于解释新战略和技术一样。

因为Facebook是按照扎克伯格定律建立的公司,它的一举一动可以理解为努力维持其创始人公式中向上走的曼妙曲线。短期前景利于扎克伯格。原始的摩尔定律站在他这边,更快、更便宜的电脑和移动设备让共享更加简单,让我们随时随刻可以共享。同样重要的是,我们都愿意参与,拥抱Facebook的新功能,带领我们分享今天的事情,在昨天这是我们不会或不能分析的。

Facebook最近的主要产品发布是在今年9月,目前很明显是为了验证扎克伯格的预言,并且还可能是要提供一次真正的测试。开发图谱平台的一次升级让“赞”按钮在网络上变得无处不在,添加的功能允许应用和网站通过Facebook自动共享用户的活动。用户必须首先给予服务权限,允许它共享自己的活动。之后就是众所周知的无摩擦共享,也就是用户无需点击“赞”按钮就能完成共享,他们甚至不用考虑共享这个概念。其中早期最突出的就是音乐流媒体服务Spotify,它可以自动在Facebook分享你听过的每一首歌。在无摩擦共享的前两个月,有超过15亿次“收听”通过Spotify和其他音乐应用共享。《华盛顿邮报》等新闻机构使用了这项功能,使得用户在它们的网站或特定应用中阅读的每篇文章都能被共享。无摩擦共享还帮助Facebook将之前的线下活动拉到了网上。一个为跑步者设计的应用可以将晨跑的时间、距离和路径自动发布到网上。

通过将原来的手工作业转变成自动完成,无摩擦共享支撑起扎克伯格定律,移除了共享道路上的阻碍。这也表明,对于先前是否共享过度的立场,我们产生了妥协。四年前,Facebook推出了称之为Beacon的自动共享形式,但在用户的强烈反对下取消。Beacon自动共享Facebook用户在附属在线零售商上的购物记录,例如eBay等。无摩擦共享再次推介相同的基本模式,不同的地方在于它选择加入而不是选择退出。负责开放图谱的产品总监卡尔·斯桥格林(Carl Sjogreen)表示,Beacon首次亮相引来的是一片怒火。斯桥格林称,每个人对于想要共享的东西和想看的东西,都有不同的想法。此外,从Spotify中来自于Facebook好友更新的数量看,无摩擦共享非常受欢迎。

当Facebook和其他网站可以采集和处理更多个人信息,对隐私的关注将再度升温。但是我们急着想分享的心情最后总会胜出。搭载GPS定位的手机有成为位置追踪器的可能,可能会被人用来获取用户数据,这是一些人长期关注的。苹果公司推出了“寻找我的好友”的iPhone新功能,鼓励用户让苹果追踪他们的位置并进行共享。

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我们看起来那么急切维持扎克伯格定律。社交网站像斯金纳箱:我们点下“赞”按钮,奖励就是来自好友的奖励和互动。它不需要很长时间就能获得奖励。无摩擦分享可以让我们日日夜夜希望获得来自他人的关注。

对于扎克伯格和他的定律来说,不幸的地方在于不是每条反馈都是正面的。无摩擦共享有所帮助,但引起别人的关注是更大的挑战。2009年一家名为Blippy的新社交网站推出,它关联用户的信用卡,对于用户购买的所有东西,创建出一个Twitter风格的在线汇总。信息流可以选择公开或共享给特定的联系人。Blippy获得了很多关注,但没有像联合创始人菲利普·卡普兰(Philip Kaplan)希望的那样获得广泛采用。他表示,大多数人认为Blippy的最大挑战就是让用户共享自己购买的东西。最困难的部分是让用户浏览其他人的购买记录。让用户共享是小挑战。让他们浏览这些记录,并觉得有趣或有用是大挑战。

斯桥格林也有类似的担心。他表示正在开发一种方式,让无摩擦共享造成的每日海量琐事信息变得更有趣和有用。对原始信息进行再包装,使之更有吸引力是策略之一。斯桥格林表示,模式和异常现象是关键所在。例如,如果你发现好友连看了23集《绝命毒师》,你可能会决定也去看看这部电视剧。或者他在晨跑中创造了新的个人记录,绑在他手臂上手机里的应用会自动将其发送给好友。也许如果Blippy专注于度假等重要消费,而不是简单的列举人们的消费记录,它很有可能获得成功。

对于斯桥格林未来策略的有效性,我们现在只能猜测,但可以肯定对扎克伯格定律支撑不了多久。2005年,戈登·摩尔在谈到自己的定律获得成功时曾经表示,它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指数函数的性质就是你随意摆弄它们,然后灾难就发生了。

Facebook迫在眉睫的问题在于,即时它能让未来的心脏起搏器共享我们的每一次心跳,那它也无法自动去关注,反馈回路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让社交网络获得上升动力。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支持长期的指数增长。不管对我们好友的输出做出任何聪明地概括和强调,我们表达自己关切的时间只有那么几个小时。今天,社交共享定律是一种思考社交计算兴起的有效方式,但慢慢它会被现实淘汰。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锐想 » Facebook:扎克伯格的社交共享定律恐难持久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锐想电商 - 跨境电商经验交流分享

锐想无限